子公司因事故停产 兴业矿业过半营收受波及

admin

  2019年1月,兴业矿业又再次审议通过了《关于收购铜都矿业51%股权的议案》,称公司拟以自有资金3.06亿元收购西藏鹏熙持有的铜都矿业51%的股权。如果完成收购,铜都矿业股权估值将达6亿元。

  3月14日,兴业矿业公告称,于近日接到控股股东兴业集团的通知,其持有本公司313.76万股股份被司法冻结,占兴业矿业总股本的0.17%。根据兴业集团的函告通知,股份冻结原因系民间借贷纠纷,兴业集团正在积极沟通处理上述股份被冻结事宜,争取尽快解除上述股份冻结。

  记者了解到,银漫矿业与温州建设西乌珠穆沁旗公司签订了《采掘、充填、尾矿输送施工合同》,根据该合同,由温州建设西乌珠穆沁旗公司自行投入相关设备并组织人员施工。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事故发生前夕,银漫矿业通过高新技术企业认定,获得了内蒙古自治区科学技术厅等部门联合颁发的《高新技术企业证书》。

责任编辑:李锋

  “由于事故没有调查清楚,所以银漫矿业目前仍处于停产状态,至于何时复产,现在还不清楚,如果长期停产将会给公司业绩带来影响。”兴业矿业方面坦言,银漫矿业是兴业矿业的核心资产,业绩占比超过了60%。

  一起造成22人死亡的安全生产事故,将兴业矿业(000426.SZ)推向了风口浪尖。

  记者梳理发现,温州建设集团长期以来与兴业矿业以及旗下子公司多有业务往来,此前就曾发生过安全事故。2016年7月15日凌晨2时30分左右,温州建设集团矿山工程有限公司驻兴业矿业全资子公司——唐河时代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唐河时代”)项目部在主竖井作业时发生一起安全事故,造成4人死亡,1人轻伤。

  另外,记者从兴业矿业方面了解到,针对上述安全事故,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对银漫矿业挂牌督办,要求内蒙古自治区依照《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国务院令第493号)等有关法律法规及规章规定,组织有关部门抓紧进行事故调查,研究提出处理意见,并要求事故调查要在60日内完成。

  据了解,自获得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后三年内,将享受国家关于高新技术企业的相关优惠政策,按15%的税率缴纳企业所得税。兴业矿业曾称,银漫矿业获得《高新技术企业证书》,有利于减少企业税负,将对公司的经营发展产生积极影响。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2月23日上午8时20分许,银漫矿业通勤车由辅助斜坡向井下运送工人时,由于刹车出现问题,车辆失去控制,撞向辅助斜坡道巷道,造成重大运输安全事故,事故造成22人死亡,28人受伤。根据兴业矿业公告,事故发生后,银漫矿业已被责令停产、停业整顿。

  值得注意的是,据兴业矿业公告显示,铜都矿业目前并未投产,最早投产将在2019年下半年。然而,除了收购铜都矿业之外,2018年兴业矿业还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杨雪银、梁英等10名自然人合计持有的雪银矿业99.89%的股份。其中,股份支付金额6.996亿元,现金支付金额2.992亿元,交易完成后,雪银矿业成为兴业矿业控股子公司。

  业绩或受影响

  2018年6月,兴业矿业再次出手,以自有资金2.94亿元收购西藏鹏熙持有的昆明市东川区铜都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铜都矿业”)49%的股权。然而,蹊跷的是,在收购之时,铜都矿业尚未产生营收,且处于亏损状态。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度和2018年一季度,铜都矿业营业收入均为0,净利润分别亏损471万元、127万元。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铜都矿业总资产1.49亿元,净资产为-1398万元。

  随后,在2018年,银漫矿业的表现依旧突出。兴业矿业2018年三季报显示,当年1至9月份,银漫矿业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9.25亿元、3.98亿元,分别占兴业矿业同期营业收入及净利润的51.85%和70.12%。

  在收购银漫矿业100%股权时,兴业矿业共支付24.13亿元,其中股份对价22.78亿元,现金对价1.35亿元。同年,兴业矿业又以9.28亿元的收购价拿下了白旗乾金达100%的股权。

  兴业矿业公告称,融冠矿业与锡林矿业的停产,将对公司现金流和经营性利润产生不利影响,由于恢复生产的时间暂不确定,该事项对公司业绩的影响暂时无法准确预计。

  公开资料显示,兴业矿业在2016年底完成对银漫矿业的收购。在收购之初,兴业矿业对银漫矿业充满信心,前者曾向银漫矿业投以巨资,希望其早日投产。事实上,在银漫矿业达产之后,兴业矿业随之业绩猛增。收购完成首年,即2017年,兴业矿业实现营业收入21.1亿元,同比增长143.9%;实现净利润5.65亿元,同比增长531.56%。当年,银漫矿业实现营业收入10.4亿元,实现净利润4.67亿元。

  针对现金流问题,兴业矿业回应称,目前公司现金流足够满足正常经营需要。不过,记者注意到,其大股东兴业集团的资金似乎并不宽裕。

  兴业矿业方面向记者表示,目前调查组仍对事故原因正在调查,尚未有定论。不过,依据兴业矿业的公告显示,银漫矿业的采矿承包方为温州建设集团矿山工程有限公司西乌珠穆沁旗分公司(以下简称“温州建设西乌珠穆沁旗公司”),而发生事故的通勤车就属于该公司。

  2019年2月23日,兴业矿业全资子公司西乌珠穆沁旗银漫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银漫矿业”)发生重大运输安全事故,造成22人死亡,28人受伤。事故发生之后,银漫矿业开始停产整顿。

  工程外包“惹祸”?

  2016年3月,兴业矿业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收购银漫矿业。

  并购式增长

  3月14日,兴业矿业方面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截至目前,事故还在调查中,因此无法确认银漫矿业具体复产的时间;至于因为银漫矿业停产对公司业绩带来的影响,目前还无法估算。因为去年银漫矿业营收占兴业矿业营收超过50%,所以,如果银漫矿业长期停产,势必会影响兴业矿业的业绩。

  子公司因事故停产 兴业矿业过半营收受波及

  在上述事故发生之后,兴业矿业曾向本报记者回复称,事故为外包施工单位在施工过程中发生的安全责任事故,外包单位为直接责任主体,应承担主要责任;但银漫矿业及唐河时代作为建设单位,亦应承担一定的管理责任;并表示,要对外包单位进行认真自查整改,加强对外包施工单位的现场管理,落实责任制。

  “其实,在2016年发生事故之后,公司的确对外包公司加强了管理,但是并没有停止与温州建设集团的业务,并且后者与公司合作了多年。”兴业矿业一位受访人士告诉记者,目前调查组还没有走,事故也没有定性,因此责任划分还不清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未来将加强对外包公司的管理。至于会不会与温州建设集团终止合同,不便揣测。

  王金龙

  2019年1月,兴业矿业发布业绩预告称,公司预计2018年实现净利润6亿~7.5亿元,同比增长6.2%~32.75%。在对业绩变动原因说明时,兴业矿业称,报告期,银漫矿业2500吨/日铜锡系列技改工程完成且已达到设计要求,银、铜、锡金属产销量同比增加,直接影响了2018年的经营业绩。

  然而,随着银漫矿业安全事故的发生,或许此前的一切会“戛然而止”。记者还注意到,上述事故发生之后,兴业矿业全资子公司融冠矿业、锡林矿业等已经停工停产停建,全面进行自查自纠,杜绝事故再次发生。


Powered by 天际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